炅炅有声 出大事了宣克炅来上海观察嘎讪胡啦

2019-08-10 06:26:49 围观 : 124
网址:http://www.wjwcfm.com
网站:欢乐生肖

  我希望大家把我看成是一个专业的新闻记录者。新媒体的反馈很直接,常常会出现“歪楼”,有时弄得我也挺为难。比如给我贴的“地域歧视”的标签,客观来说,的确有约七成社会新闻涉及外来人口,这是一个时代性、结构性的问题,并非我的报道故意呈现这样的姿态。有人把我看成“地域主义者”,这真是对我的一个误读。 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进入电视台当记者的宣克炅开始跟各种家长里短、撕心裂肺的场面打交道。这一做,已然15年。现在,他的微信公众号“宣克炅”,平均阅读量已超过本地大多数媒体公众号,成为他另一种在现场的方式。 有一次,载宣克炅的采访车司机一个下午就开了300多公里路,他反过来让宣克炅放心:“知道要跟你,我一早就把油加满了!” 在宣克炅的微信公众号后台,大量的留言是关于房屋漏水、噪音扰民、环境污染等问题的投诉。“有时并非媒体介入就能够解决,但是媒体的监督和公开报道,对整个城市和社会进步的推动,是有积极意义的。”他告诉记者。最近5年,宣克炅直观地感受到,各方对于影响信息公开透明的介入越来越少。“一个通知、一个电话,一条片子就不播出了,这种情况少了。这一方面得益于整个传播技术的发展;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社会的理念在变化,过去是‘堵’,现在更多是引导。” 采访当天,晚上八点多,宣克炅在朋友圈里贴出了一场交通事故的照片,并称“我在现场,详情马上推送”。 与电视观众以中老年人居多形成反差的是,新媒体用户普遍比较年轻。他举办过几次线下活动,聚焦行车安全、消防安全等主题,来的多是年轻白领,“有些是开着豪车来的”,这让他始料未及。“这群人对他们所生活的这座城市的市容与安全,特别关注。”宣克炅这样分析自己的用户群。在他看来,这些人对社会新闻的理解,不再停留在对即时信息的需求,更是一种警示,一种避免悲剧重演的警示。 现在,宣克炅每个工作日的作息基本上是:7:10起床,8:00左右进台,8:30直播《小宣说》,结束后外出采访;下午回台,赶制当晚要播出的片子;晚上7点左右开始做微信,推送的时候,常常已是深夜。 努力背后,是他“通过新媒体反哺电视”的传媒理念。随着技术的迅猛发展,宣克炅意识到,“如今人人都可以成为一个自发的媒体”。尽管他认为新媒体短时期内无法颠覆传统媒体的固有阵地,“广电媒体依旧保有强大的生命力”,但在社会新闻的阵地上,过去的很多做法已经行不通了,改变迫在眉睫。“比如,有人比你速度快,比你离现场更近”,如果仅仅满足于知晓一个新闻事件的一手信息,用户不会像过去那样“买账”。日韩雷达“罗生门”韩国国防部:公开证据 反驳。 只是这样的消遣,少之又少。大部分时候,他还是在新闻现场和后台忙碌着,以至于有了那个著名的段子:“上海人最不愿意回家时看见家门口站着宣克炅”。 “我已经习惯了,你知道,突发新闻永远是说不准的”。宣克炅对记者一笑,声音有些嘶哑。 镜头里的宣克炅似乎老穿着最普通的黑色外套,他也毫不讳言自己“是一个很土的人”。相比之下,他的采访装备却很“讲究”。在他的采访车里,有三顶安全帽、三双塑胶套鞋,那是给摄像、司机和他自己准备的。此外,他还有一件专业的消防大衣。 宣克炅:过去就是呈现一个消息,把这个事情讲完整就行。现在借助新媒体,更多的是跟公众进行互动,然后把大家的观点聚合在一起,做一个多元化的呈现。 除他以外,宣克炅的采访团队还有7名记者,分担了部分微信内容的制作。不过宣克炅坦言,“主要还是我在操刀”,包括写稿、制图。早出晚归,有时半夜还在做微信,这成了他的常态。 去年,上海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在晨间时段推出了类脱口秀新闻节目《小宣说》。节目中,记者、主持人宣克炅,以相对轻松的语态,对社会新闻进行个性化的解读。这档全媒体电视产品,可以看作他从见证者、记录者到发布者、讲述者、评论者的转型。伴随此举,微博@宣克炅和微信公众号“宣克炅”,应运而生。 作为社会新闻的一线记录者,宣克炅见过了太多人性的阴暗面,在他看来,人性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善与恶两面,不应该因为看到恶就丧失信心。“在面对灾难或事故的时候,人性的力量让人感动。”这样的例子,他信手拈来。在一起宝马车肇事逃逸事件中,很多人义愤填膺,而宣克炅同时注意到了一个被忽略的画面——一些热心市民为受害者撑伞、盖衣服。他说,“我们总是很容易看到有些人的丑恶,但实际上,更多人表达出来的是善意,只是我们缺少一个机会让他们展现出来。” 作为回报,宣克炅的微博粉丝涨到了79万多,微信公众号也有近14万用户,平均阅读量超过本地大多数媒体公众号。宣克炅和他的团队还在不断尝试优化流程,实现移动终端、PC和电视的三屏有机联动。 上海观察:很多人有一种“逢事故必见小宣”的印象,你在意吗?期待大家怎么看自己? 宣克炅:假如有时间,我最希望的是能在我的公众号里增加一些我的个人印记,比如和大家聊聊艺术。现在的微博、微信里,工作性的内容还是太多了。从新媒体的人格化运作来说,其实我做得还很不够。(来源:解放日报,原标题为《公众号“宣克炅”:小宣的另一个现场》) 你可能想不到,这样一个“很土的人”,也有相当“文艺”的一面。宣克炅喜欢西方绘画艺术,“我总觉得,西方对于人性中的怨恨、愤怒和嫉妒等,比我们表现得更直接。”所以,每次有机会出国,他最喜欢一头扎进博物馆和美术馆,揣摩艺术品背后的“内心翻腾”。 建站程序结合最新引擎算法进行开发为全球互联网用户提供服务引擎秒收更利于您的业务开展我们期待与您展开更全面的合作 与宣克炅约采访,时间和地点一改再改。几次三番后,他抱歉地说:“要不跟着我一起去现场?”最终,大部分采访是在他写稿、剪片子的同时进行的。 宣克炅:我周末在家附近打球,保安大叔也会开玩笑说:“侬今朝休息啊?上海一天太平!” 在许多人眼中,宣克炅的报道不是讲述婆婆妈妈有,就是在说杀人放火,难免以负面新闻博取眼球之嫌。但他认为,媒体并不是一心等待坏消息的贪婪秃鹫。 “这是记者宣克炅从现场为你发回的报道。”经常收看上海电视台新闻节目的观众,对这句线年,宣克炅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进入东方电视台社会新闻部,彼时适逢《热线传呼》栏目草创,初出茅庐的宣克炅开始跟各种家长里短、撕心裂肺的场面打交道。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跑突发社会新闻是“吃力不讨好”,只能吃青春饭。而宣克炅这一做,已然15年。 宣克炅深知社会新闻对于人性美丑的强烈对比。“一个人在关键时刻,刹那间做出的一种判断,是最直击人心的。比如,你看到马路上有人在抢劫,你是躲在一边还是冲上去救人?” 先把现场拍摄的照片放到网上,辅以简单文字,形成一条短消息;完成片子后,在微博、微信上发布详细内容,并加入自己对事件的评论;稍晚,根据新媒体受众的反馈,对事件进行追踪报道。 仿佛应了那句“不是在现场,就是在去现场的路上”,他的电话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宣克炅有4部手机,都是联络工作所用,同时接两通电话这样的事,发生在他身上似乎毫无违和感。采访当天,他刚去了一个护士被杀案的现场,从踏入电视台的大门开始,与同事开会、讨论,写稿、编片、接电话。一个多小时后,他才在记者的提醒下,喝了一口热水。 正如公众号的口号“了解新闻背后的新闻”,宣克炅希望通过新媒体平台拓展信息渠道、拓宽报道延展度,聚集起事件背后的关联者,从更多角度呈现事件真相。“有时候一些事件的当事人出于种种考虑,没有站出来,却愿意通过微博、微信与我取得联系;一个事件发生后,与之相关的各方人士也会表达他们的专业观点,这是我个人或团队的力量无法做到的。”